末班车坐缆车熙熙攘攘的歌名 末班车歌曲下载

时间:2021-08-01 23:00:13 作者:admin 75782
末班车坐缆车熙熙攘攘的歌名 末班车歌曲下载

末班车坐缆车熙熙攘攘唱着歌什么歌?

背景是一个魔幻世界,父亲欠债女儿还钱,然后开店打怪的养成游戏。

西安市民坐末班的动车回到北客站,公交地铁都没车了,深夜被滞留,问题出在哪?

感谢邀请!

事件经过

西安市民坐末班动车到北客站,公交地铁均已停运出现滞留现象。新闻最早由华商网对外报道,去重庆游玩的陈先生于2018年2月19日晚11点半到西安北客站,地铁、公交均已停运,无奈他只能与大量乘客拥挤着等待着出租车,开始漫长的等待......。随后公交总公司派了三两公交大巴车来接滞留乘客,陈先生因一直在排队等出租车,担心换队后公交、出租均有可能坐不上,随即决定放弃乘坐大巴车继续等待出租车。

陈先生向记者反应:

“本来想回到西安了,好好休息一下,没想这么一折腾,更累了,还让人生气。”“西安正在建设国际化大都市,如果外地人来西安,一到西安,就遇到这样的事,很影响西安形象。”陈先生说。

上图为排队等待出租的滞留乘客(图片来源于华商网)

为何地铁不能常态化接驳?

包括陈先生在内的很多市民不解,西安地铁2号线直通北客站,为何不能实现常态化接驳?为此记者采访了西安地铁运维人员。

西安市地铁办相关负责人说,地铁每天收车后,地铁里灯火通明,各个专业的工作人员要对轨道、供电系统、闸机系统等进行检查作业,确保第二天安全运营。末班车收车后,到12点30分了,4点30分地铁需要试跑一次,确保安全,中间只有4个小时的时间进行检查作业,如果时间再延迟,晚上作业时间会很紧张。如果节假日北客站客流量变大,地铁会给予支持,临时加开列车。这位负责人说,2月21日(大年初六),西安地铁启动北客站接驳运输工作,当晚23:25西安地铁组织北客站至市图书馆站临时加开载客列车1列,输送乘客760人次。同时,从2月22日起至3月3日春运结束,北客站末班车(23点15分)后将加开3列车。分别为:23:30由北客站加开1列车至会展中心站、23:45由北客站加开1列车至南稍门站、23:55由北客站加开1列车至凤城五路站,后续我们将加强和铁路部门的沟通对接,确保乘客平安回家。接下来,地铁方面将加强和铁路部门的沟通对接,制定常态化接驳方案,确保乘客顺利回家。

从采访可以得知,地铁在完成白天的运行工作后,停运后夜晚还要对整条线路的各个环节再进行安全核查,并在凌晨4:30再进行一次试跑,从而确保第二天的安全通行,一年365天内每天均如此。而就在陈先生反应情况后(2月18日反应),地铁公司从2月21日已经启动了北客站接驳运输工作。

那么地铁需要检修线路,为何公交不能实现常态化接驳呢?

公交为何不能实现常态化接驳?

据了解目前经过北客站的公交线路有108路,263路,264路,265路,266路,329路,360路,362路,727路公交线路。除了266路之外,其余车辆都是8:30之前收车,266路返程线路起点站首末车时间:06:00-23:00,终点站首末车时间:06:00-24:00。也就是说目前只有266路一趟公交理论上能够满足北客站晚到乘客需求,但实际情况是,晚班公交只有一辆车,这完全无法满足高铁、动车乘客。

为何不能增加线路或延迟已开通线路的末班车时间?

记者采访了西安市公交总公司负责人,据负责人向记者透露,公交车时间和线路的调整,涉及的事情较多,需要向市交通局报批,进行系统性规划“公交总公司与北客站一直采取联动机制,北客站客流量很大时,我们都会全力支持,采取应急措施,临时加派车辆,将乘客从北客站送到钟楼或火车站等方便回家的地方。”

已及时响应并调度车辆

2月19日(大年初四)凌晨0:05,接到西安北客站紧急电话,公交六公司出动3辆车,前往北客站疏散乘客2月20日(大年初五)凌晨,出动5辆车。

其他城市如何解决此问题?

这里我们拿南京市举例,

南京地铁为乘客留出换乘时间 通宵有公交为确保末班高铁乘客有足够的时间乘坐地铁,南京地铁末班车时间安排如下:药科大学站开往迈皋桥站的末班车从23:09延后为23:18,推迟了9分钟,到达南京南站时间为23:45。由于高铁南京南站末班车为23:20,乘客有25分钟时间换乘地铁迈皋桥站开往药科大学站的末班车不调整,仍按23:13发车,到达南京南站时间为23:46,乘客有26分钟时间换乘地铁。凌晨也可搭乘公交:Y16路南京南站发车时间23:00-4:40,发车间隔20分钟,行驶至在鼓楼医院公交站转乘Y1到 南京站(北广场西)公交站,Y1路夫子庙发车时间:22:50、23:10、23:35、0:05、0:25、0:45、1:15、1:40、2:15、2:30、2:50、3:15、3:40、4:00、4:25、4:50、5:15。

总结

关于北客站末班车到站地铁、公交停运,乘客滞留一事件,我们客观分析,这是北客站自身与西安地铁交通、西安公交集团沟通协作配合的问题。北客站可以相对准确地预判该站末班列车的到站时间,能不能在乘客到站前根据到站时间先行联系地铁和公交部门配合?尤其是在节假日加开列车的前提下,能不能把工作深入到让乘客有条件安全及时离站?个人认为乘客滞留北客站铁路部门负主要责任。

地铁和公交均为城市交通出行枢纽,满足的是全市道路管网的正常化运维,在特殊时期针对性的调整运行时间和线路,这考验了地铁、公交部门的运维变通能力。如果地铁、公交部门能提前预判假期出现的拥堵和有可能出现的滞留现象,提前做出部署工作,那么这是值得广大市民期待和赞许的。

就此件事件我们可以看到,首先铁路部门没有做到工作深入性,没有给末班乘客提供更全面更妥善的出站方案选择。而地铁、公交部门没有做到提前预防,从而产生了乘客对于此次乘车体验的极度不满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