尤三姐告状是和红楼梦 红楼梦

时间:2021-08-01 22:20:36 作者:admin 40588
尤三姐告状是和红楼梦 红楼梦

怎样评价红楼梦中,尤二姐和尤三姐二人呢?

尤二姐和尤三姐有着相同的出身,同在生存难题的逼迫下失足于贾珍,沦为贾珍父子的玩物。然而她们在自我价值的定调上殊途,在面对事态的认知上迥异,在处理危机的能力上径庭。

尤二姐和尤三姐各自的自我定调

尤二姐和尤三姐的生父死后,母亲带着她俩改嫁到尤家,后来继父也死了,母女三人靠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尤氏、贾珍夫妇接济为生。

贾珍贪恋她俩的美色,玷污了她们的清白。贾珍的儿子贾蓉,见她俩年轻,又有了淫浪之名,对她俩也极不尊重,戏谑调笑。

第六十三回,贾蓉不顾重孝在身,当着丫鬟们的面与尤氏姐妹嬉笑,丫鬟看不顺眼,提醒他注意影响,贾蓉非但不听,还嚷出一串胡话。

尤二姐不以为意,没任何表示,尤三姐沉下脸来,进去里间叫醒她们的母亲。尤二姐和尤三姐对尊严的不同定调初现端倪。

贾琏久闻尤二姐、尤三姐之名,恨无缘得见。贾琏闻到她俩什么名呢?无非是美貌、淫浪罢了。为贾敬守灵期间,贾琏与尤氏姐妹混熟了,动了垂涎之意,挤眉弄眼地勾引她俩。

面对贾琏的撩拨,尤三姐淡淡相对,尤二姐十分有意。贾琏已有妻室,给不了她们正头名分。尤二姐、尤三姐虽说已委身于贾珍,到底还是良家女子,委身贾珍是为了生存,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又与别人勾搭呢?尤三姐有自重的自觉性,而尤二姐却没有,两姐妹在尊严的定调上再显差异。

在贾珍父子的撮合下,尤二姐嫁给贾琏做妾,母女三人住进花枝巷。贾珍也打起了尤三姐的主意,意在照葫芦画瓢,将尤三姐收为己有。贾琏积极拉拢,在尤三姐面前噱称小叔子。

尤三姐见贾珍、贾琏并不尊重她们姐俩,拿她们当粉头娼妇取乐,于是撒泼大闹,一直闹到贾珍不敢来。贾琏也收起不正经的嘴脸,正儿八经的为尤三姐择婿,尤三姐自主择选了柳湘莲。

尤二姐因贾琏家世富贵,不惜放下身份,做低人一等的妾室。而尤三姐却努力地从妾室的命运里挣脱出来,为自己择取如意郎君。

小结:尤二姐对人格上的轻贱反应漠然,在择婿方面,只要对方有钱、对自己有意即可,不在乎自己的身价地位,也不在乎对方的品格、行事。虽说贾琏还算有良心,不过这不是尤二姐最初嫁给他时会在意的。尤三姐对人格尊严有自觉意识,在择婿上不看钱财不重才貌,而要求对方能走进她的心。在自我价值的定调上,尤二姐低微,尤三姐高蹈,是不同质感的音符。

尤二姐和尤三姐对事态认知的方式

贾琏娶了尤二姐,凭着一股子新鲜劲,越看越爱,越瞧越喜,不知如何奉承她。命下人直以奶奶称之,自己也唤作奶奶,把凤姐撇在一边。尤二姐经贾琏这一宠,以为有了终身依靠,一心一计的过起了日子。

尤三姐知道眼前的安逸只是暂时的,对尤二姐说:

“姐姐糊涂。咱们金玉一般的人,白叫这两个现世宝玷污了去,也算无能。而且他家有个极厉害的女人,如今瞒着他不知,咱们方安。倘或一日他知道了,岂有干休之理,势必有一场大闹,不知谁生谁死,这如何便当作安身乐业的去处!趁如今我不拿他们取乐作践准折,到那时白落个臭名,后悔不及。”

尤三姐知道,尤二姐与凤姐之间会有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。凤姐出身名门,是贾琏的正室夫人,如今贾琏停妻再娶,哪个女人都咽不下这口气。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,凤姐怎能容下威胁自己身份地位的尤二姐?

小结:前途尚有恶虎拦路,尤二姐稀里糊涂,完全考虑不到未来的危险性。尤三姐看出尤二姐已陷入纷扰之中,知道姐姐的前景艰险。在事态的认知上,尤三姐敏锐精确,尤二姐迟钝拙讷,智慧高下显见。

尤二姐和尤三姐在处理危机上的各自表现

自凤姐得知贾琏偷娶尤二姐始,尤二姐的好日子便到头了。凤姐接尤二姐入贾府,表面和气,背地里掘坑。在贾母、王夫人面前揭露尤二姐与贾珍从前的丑事,唆使下人们作践尤二姐。后来秋桐来了,凤姐借秋桐之力折辱尤二姐,暗使医生打落尤二姐腹中胎儿。尤二姐受尽屈辱,心灰意冷,吞金自尽。

在漫长的受辱过程中,尤二姐没有反抗,没有思索自救,只想到自己从前品行有亏,任凭别人糟践。成为自己生命的看客,毫无作为。

尤三姐因柳湘莲退婚而自尽,这不是无能应对危机。这是对屈辱说不,是为挽留最后一丝尊严,是对无奈命运的抗争。

尤三姐在尤二姐的梦境里对她说:

“姐姐,你一生为人心痴意软,终吃了这亏。休信那妒妇花言巧语,外作贤良,内藏奸狡,他发恨定要弄你一死方罢。若妹子在世,断不肯令你进来,即进来时,亦不容他这样。此亦系理数应然,你我生前淫奔不才,使人家丧伦败行,故有此报。你依我将此剑斩了那妒妇,一同归至警幻案下,听其发落。不然你则白白的丧命,且无人怜惜。”

尤三姐如果活着,不会任凭凤姐左右。首先,她会阻止尤二姐入贾府,尤二姐不至于陷入被动局面。如果阻止不了,她也不会坐视尤二姐受人欺凌,会护着她,助她反抗。

事到如今,尤二姐已落入凤姐手中,饱受凌辱,尤三姐亦不甘心尤二姐白送性命,劝她拿剑斩了凤姐,为自己出口恶气再死。

尤二姐以前是受了凤姐骗,误将她当作好人,如今识得凤姐狠毒面目,也不想做出反抗。只盼着自己的病能好,熬过此劫。若不能好,也只能听天由命。

小结:在危机面前,尤三姐会做出种种反抗,力争从危机中解脱出来。如果深陷其中不能自救,亦会剑斩敌人,快意恩仇。尤二姐只会忍耐,天真的以为危机会过去,自己能好。即便是不能好,也只当作是自己命运,不付出任何行动,态度消极。

总结:尤二姐和尤三姐都是失足女性,尤三姐为争取尊严,态度积极热烈,最后死在抗争的路上。尤二姐含沙忍垢,只想苟安于世,最后死在不堪忍受的折辱之下。同样是失足,同样是自尽,尤三姐努力地自我涤净,赢回人们的尊敬。尤二姐以妥协换取苟安,最后死在人们的叹息之中。尤三姐可敬,尤二姐可怜又可嫌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