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感秀爱剧照 张景业剧照

时间:2021-09-25 15:12:02 作者:admin 64287
流感秀爱剧照 张景业剧照

电影《流感》讲述了什么?

若没有这次疫情的肆虐,或许2012年上映的韩国电影《流感》,会被大多数观众所遗忘。

这是一部可以轻易挑动观众情绪的电影。在肆虐的致命病毒面前,阶级、职业、性别、血缘关系土崩瓦解,没有一个人的安全的。

当一个人拯救一座城(一群人)再次“美梦成真”,当韩国总统强硬的回应,一扫被美国人控制的阴霾,观众在释放了紧张、兴奋、骄傲、感动等情绪之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

这才是《流感》被一些影评人和观众,有意无意忽略的主要原因。

以情动人始终是韩国电影的强项,在灾难题材中表现尤佳。

把无限放大的人性光辉与煽情桥段抛开,单纯看《流感》整体质量的话,拍犯罪惊悚题材手到擒来的韩国电影在,在灾难现实题材的创作欲望、节奏把控、场面调度上,已经不比好莱坞的同行逊色多少。

然而,就像片中那个看不见却感觉得到的病毒,才是最致命的,脱胎于好莱坞套路化与程式化的创作思维,以及格局的局限性,依然是最难以逾越的“门槛”。

累积

《釜山行》的一鸣惊人,为韩国现实 灾难题材电影打开了局面,随后的同类题材影片《白头山》、《极限逃生》,也被观众雨露均沾的奉为佳作。

《釜山行》之前,韩国电影人一直在现实题材的商业化创作思路上打转转。商业大片看好莱坞,韩国也不例外,《老男孩》、《黄海》、《杀人记忆》、《熔炉》这类高质量商业影片,代表了分级制主导下的韩国电影工业,相对较高的成熟度与创作自由度。

只是,传承于偶像泡沫剧的韩国电影三宝:民族性、强煽情、黑政府,让青出于蓝的韩国电影,在格局上总显得捉襟见肘。

韩国电影人很聪明,懂得如何扬长避短,生活气息与挖掘人性,成为引发观众精神共鸣的不二法宝。

那种扑面而来的熟悉感,加上“敢拍、会拍、善拍”的良好印象,让很多国内观众对韩国电影的评价很高,这当然与大家对前些年国产商业大片“怒其不争”(《富春山居图》、《小时代》)的心态有关,但更重要的是,韩国电影确实走在了前面。

《釜山行》标志着韩国电影,在灾难片这个商业大片的重点题材上趋于成熟,没有像《流感》、《雪国列车》、《铁线虫入侵》、《汉江怪物》等片的得失为基础,就没有《釜山行》的惊艳表现。

角色

与相对严谨、晦涩、憋闷的《传染病》比起来,《流感》更像是对1995年上映的好莱坞惊悚大片《极度恐慌》,一次几近完美的致敬,但经过韩国电影人自己的“改造”,《流感》变得更加因地制宜。

在《流感》中,主角必然是“不完美”的普通人。

因一场意外事故,身为消防救援队员的男主姜智久(张赫饰),对传染科医生的女主金仁海心生爱恋,这种感情上的执念,成为这部影片剧情走向最重要的支撑。

不过,作为一个单亲妈妈,金仁海(秀爱饰)的自私、冷漠、势利,以及对女儿心怀愧疚的爱,也让整个剧情走向变得复杂、危险起来。

随着东南亚偷渡者带入的致命流感病毒,在韩国小城中无声无息的肆虐开来,巨大的恐慌轻易催垮了社会秩序。为了生存,人们疯狂的打劫超市以囤积生活必需品,对周围的人产生了深深地不信任感。

按照韩国电影的惯常套路,政府与外国势力再次扮演了“不光彩”的角色。

在找到了传染源头、明知病毒破坏力的前提下,以总理为首的内阁,一面采取极派驻军队、封闭出城途径等极端手段,一面以稳定人心为借口,通过舆论手段掩饰真相。外国势力的推波助澜,让这种荒唐的残酷变得顺理成章。

阴谋论、生活化、节奏、细节、惊悚元素的综合运用,以及对好莱坞灾难电影有样学样的临摹与在创作,让《流感》自始至终充满了紧张感与恐惧感,观众很容易融入其间,被主创设计的情绪所左右。

情绪

民众群情激奋的恐慌心态与军队照章办事的冷酷态度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为最后的高潮积累了足够的情绪。

病毒是药引子、欲望是爆发点,人性的阴暗才是最可怕的毒。

天灾人祸的叠加、无药可救的结果面前,每个人都有私心,没有人是无辜者。

马东锡饰演的队长,被感染之后却故意隐瞒,甚至挑动无辜者与军队对抗;负责将奄奄一息者仍在地下室不管的士兵,却遇到了被感染之后奄奄一息的母亲;

明知传染风险的医生女主,不仅隐瞒了女儿被感染的真相,还不顾一切的想尽办法救女儿;明知女主女儿会让更多人传染,男主还是故意冒名顶替。

如果说,致命病毒是夺走人们生命元凶,那么,人性的阴暗面才是造成人祸的根源。

片尾,充满良知的韩国总统,在关键时刻的强硬立场,阻止了一场无可避免的流血冲突;女医生的女儿因拥有抗病毒的血清,而成为解救所有感染者的“英雄”。这是一个看来皆大欢喜的结局。

只是,在这场灾难中一些人所犯的恶,却被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了。

“不要考验人性,人性经不起考验”,在《流感》中,这句话得到了充满人情味的应验。

角度

正如电影《流浪地球》中,飞船的人工智能Moss最后的话:“让人类保持理智,确实是一种奢望”,无论身处何种险境,“希望”始终永存,这就是人类的本性。

民族的自尊心,间接促成了《流感》的“好结局”。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韩国对美国的心态特别复杂,在很多韩国影视剧中,都表现过韩国人那种两难又无奈的心情。

片中,当帅气的韩国总统以一己之力,强行阻止美国人看似理性的“屠城”行动时,相信放映厅里的韩国观众,起初的心情一定是亢奋的。

通过“黑政府”和“民族性”挑逗并宣泄民众的情绪,是韩国电影人手到擒来的看家本事,只是,电影是造梦的艺术,现实还要靠国与国的实力说话。

因此,当国内观众多年后再看《流感》时,“纯粹的玛丽苏”、“圣母男主遭遇自私婊”、“用生命在泡妞”、“没有一个正常人”的评论占据了主流。

“旁观者”与“参与者”关注的角度不同,结论自然会大相径庭,这是格局的局限性决定的。

结语

《流感》或许不是一部完美的灾难电影,代入感和观赏性才是这类商业电影的精髓,片中,主创对在表达和情绪上强有力的引导,是韩国电影成熟的标志。

片中,致命病毒最终可防、可控、可解,人类终会战争疫情,但被人性无限放大的恐惧,却无药可解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